食色sslifess

  食色sslifess拍卖会高塔地面和地底下都各有十几层。血腥暴力,处处洋溢着黑暗和鲜血的斗兽场,就藏在地底深处。

  地下开凿出穹顶山洞,墙壁上雕琢着精致的画卷。路边夜明珠照明,一盏盏蜿蜒往下延伸到地底深处。这里和地面繁华热闹,好像两个世界!

  先是诡计死寂的幽静,身边路过穿斗篷戴面具的人时。也是冷冷无情的瞥了他们一眼,冷森森擦肩而过。

  一股寒风从地下吹来,让人毛骨悚然。鼻翼间,隐约嗅到了血腥味。

  渐渐的,血腥味越来越浓。伴随着的,是耳边捕捉到的嘈杂喧哗的叫好声,打斗声。隐隐约约夹杂着嘶吼和惨叫声。

  夜央歌皱了皱眉,似是不喜。

  “哈哈,本少要发大财咯!”唯有南宫无兴奋的上蹿下跳。

  他扭头看向月千欢他们,挤眼睛笑的嘚瑟。“本少给你们说,等下去了。你们就听我口令,指哪儿买哪儿。相信我,一定保你们稳赚不赔!”

  “哦?”月千欢挑眉,“南宫无你这么有把握?”

  “没错!本少可是下赌高手。本少在斗兽场浪的时候,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呢!”

  说着,南宫无嘚瑟的笑咧开嘴。露出一口金灿灿的牙齿。

  在这幽暗的地下山洞通道里,南宫无就像一个小太阳,比夜明珠灿烂多了。同样,相比较下也更加刺眼了。

   恋上她的酸甜味道

  月千欢挪了挪目光,不留情面捅刀子。“是吗?南宫你这么厉害,你大哥知道吗?”

  “我……好好的,说我大哥干什么?”

  南宫无立马焉了。

  “好。那不说你大哥,咱们来赌一赌怎么样?”

  “千公子你要跟我赌?赌什么!”

  “就赌斗兽。”月千欢兴趣上来了,眉眼浮现腹黑促狭的笑意。

  她原本对斗兽没什么兴趣。但既然来都来了,而墨九卿也说斗兽挺有意思。那就赌一赌了~要说这里谁最有钱?非南宫无莫属。

  月千欢开口:“我们就赌,谁压的斗兽赢得最多。输的人,要给赢的人一千万灵石。”

  “嘶!”

  南宫无一听那金额,当即捂心,脸色惨白惨白的。

  “南宫无你不是信誓旦旦自己是高手吗?怎么脸都白了。难道怕输?”

  “才没有!我,我赌就赌。只是一千万灵石会不会太多了?要不,咱们改一下。一百万,不!一万灵石怎么样?”

  一千万,南宫无肉疼啊!

  闻言,月千欢戏谑瞥了眼南宫无。腹黑一笑,狡诈十足。“不会太多啊。你想想,你要是赢了。可就多赚了一千万。”

  “QAQ”可是他怕输啊!

  而且他也不敢要月千欢的灵石啊。敢要,墨九卿不会撕了他吗?

  绕过身体僵硬的南宫无,月千欢迈步走进斗兽场。

  眨眨眼,月千欢笑的恶劣。“墨九卿你说我会不会太坏了?”

  “欢欢坏不坏,我都爱。”

  “噗咳咳!”月千欢呛到了。好好的,说什么情话!

  这时,耳边的喧哗声无限放大了。月千欢抬头看去,廊桥下数百个擂台,同时进行着血腥残暴的斗兽生死战!

Tagged